/news/news.php?id=135220&http://www.kwongwah.com.my/
吊机倒 老员工熟睡压死

字体: [ 最大 ]

地方 北马新闻 2011-10-04 17:56 点击数:2208 新闻由光华日报提供

吊机不堪风雨袭击倾斜倒下。

吊机不堪风雨袭击倾斜倒下。

伤者赖水源的头部受伤、小腿被木材插穿。

伤者赖水源的头部受伤、小腿被木材插穿。

亲友看到梁益兴遗体抬出后,不禁抚尸痛哭。

亲友看到梁益兴遗体抬出后,不禁抚尸痛哭。

死者梁益兴被消拯员搜获时,已伤重不治。

死者梁益兴被消拯员搜获时,已伤重不治。

曹观友与洪永泰到意外现场巡视。

曹观友与洪永泰到意外现场巡视。

建筑商代表(黑衣者),连夜慰问伤者。

建筑商代表(黑衣者),连夜慰问伤者。

伤者赖尚贤。

伤者赖尚贤。

彭文宝(中)在郭庭恺(右)的陪同下,巡视案发现场,左为苏格里助理警监。

彭文宝(中)在郭庭恺(右)的陪同下,巡视案发现场,左为苏格里助理警监。

报道:李宏俊、陈国雄、洪健翔
摄影:董昆明、骆慧芬

(槟城4日讯)调和路一酒店发展计划建筑工地的大型吊机,疑不堪暴风雨吹袭倒下,压毁两间战前老屋,吊臂也击损海事执法局大厦墙身,酿1死3伤意外悲剧!

这起罕见意外于周二凌晨12时15分,在调和路及琼花路交界处发生,被大型吊机击中的两间战前老屋,都是由“永盛白铁店”东主所租下,其中一间屋子底层做为门面用途,楼上则让双亲、大哥及一名老员工居住,至于另一间屋子是货仓。

事发前有暴风雨来袭,导致屋子斜对面一酒店发展计划建筑工地的约10层楼高大型吊机,失衡倒下。吊架击中两间位于调和路及琼花路交界处的战前店屋位,两间老屋也属古迹缓冲区。处在老屋后的槟城海事执法局总部部分墙身,也被吊臂击中而龟裂,3楼玻璃窗口也被击碎,停车场入口处地面也发生地陷。

死者证实是65岁的梁益兴(员工),至于另3名伤者分别是80岁伤者赖水源(东主父亲)、77岁周凤珠(东主母亲)及54岁赖尚贤(东主兄长)。据知,事发时他们都在屋内熟睡,仅听到屋顶传来巨响,就被埋在残破屋瓦,惊慌等待20分钟,才陆续被消拯员逐一从废墟中移出,死者当场已死亡。

据知,永盛白铁店东主赖尚德(52岁)于2001年时,因开设在林萃龙医生路的店铺发生火灾,所以迁移到调和路,以每月900令吉租下角头间的战前古屋继续营业。数年前他也租下隔邻战前古屋作为仓库。由于吊机横向倒塌,导致琼花路陷入交通瘫痪。

槟州消拯局主任阿兹敏指出,当局于凌晨12时20分接获投报,并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展开救援行动,共有5间消拯局派员到场展开拯救行动。初步调查,事发起因是大型吊机不堪暴风雨吹袭倒下,不过也不排除有其他因数。无论如何,他补充,一切确实原因将交由职业安全及卫生局调查待证实。

槟市政局下令无限期停工

槟岛市政局即刻发出停工令,指示酒店发展建筑工地无限期停工。

槟岛市政局秘书洪永泰表示,现今槟岛市政局经发出停工令,谕令建筑公司工程师、建筑师提呈意外调查报告,才开会决定是否让工程继续进行。同时,槟州职业安全与卫生局已介入调查这起意外。

洪永泰指出,当局于去年7月20日接获建筑公司提呈的建筑图测,在获得批准后于今年3月动工,这起建筑工程将建设20楼高的酒店,其中低层至6楼是停车场,并有200间客房。洪永泰于周二上午9时,与槟州地方政府及交通管理委员会主席曹观友行政议员巡视意外现场。

曹观友指出,意外发生后,两间战前老屋及受波及的圆宝坛神庙已列为危楼,因此当局将安排事主一家3口出院后、加上独居的庙祝,前往政府单位居住,而他也将从州议员拨款协助受影响人士。另外,巴当哥打区国阵协调员胡栋强指出,建筑公司应加强安全措施,不应意外发生后才亡羊补牢。

负责该建筑工程负责人陈德熙,也于周二上午在曹观友及槟岛市政局代表巡视工地时,向在场的事主家人道歉时,即被责问为何不第一时间救人,陈氏则表示事发后,已指示下属紧急处理。

家人被屋瓦压着 母亲在身边哭泣

“快点叫消拯员救我们出去!”

赖尚贤表示,他们关灯睡觉后,只听到“轰”一声,天花板就倒塌下来,只听到父亲大声指示他,尝试联络消拯员到来,在等待过程中周围漆黑一片,家人又被屋瓦压着,而母亲就在身边无助哭泣。

“我们一家3口事发前11时许,就已关灯入睡至少被困20分钟,才见到消拯员搬走屋瓦,将我们带下楼下后,就送我们前往医院治疗。”

他指出,多年来都是他和母亲共睡一房,父亲与益光都各睡一间房间,他睡觉的位置因头上有天花板,刚好能承受倒塌屋顶重量,让他保有勉强活动的空间,不过睡在他对面的母亲,及隔壁房间父亲,则因天花板与屋瓦直接塌下,压着他们无发动弹。

频频下雨刮大风或是主因

近来频频下雨,加上刮大风,才导致吊机倒塌。

不要具名工地负责人彻夜到来医院慰问伤者后,初步推测吊机倒塌原因时指出,吊机在二、三周前,获得槟岛市政局批准后才安装。工地负责人接到通知,赶到医院时也向赖尚贤表示,他们如果当晚出院,将安排酒店客房让他们休息。

唯赖尚贤已由亲友载回家里休养,加上双亲都需留医,因此,他将留守医院确定父母伤势无碍后才离开。

念在30年宾主情 赖尚德为死者办丧事

赖尚德念在30年的宾主情,决定亲自为不幸枉死的伙计梁益兴办丧事。

死者梁益兴跟随赖尚德30年,生前来自吉打峨仑,后移居槟城多年至今,也少和家人联系。目前,赖尚德已通知死者的家人认领遗体,而他也打算亲自办理伙计的丧事。

至于其母亲则伤及头部及胸口,父亲的左小腿被木材插穿,而哥哥则手臂擦伤。

事发前死者屋外喝酒乘凉

事发前约一小时,邻居还看到死者梁益兴在屋外喝酒乘凉,事发后他失去踪影,众人还以为他及时逃走,岂知消拯员在清理废墟时,搜寻到其遗体。

死者梁益兴的一名砂拉越伊班裔同事明古指出,他与益兴共事5年,曾听死者生前说过,如果要死得痛痛快快,不要生病受苦,想不到竟一语成谶。他说,益兴生前很努力工作,由于住在店内,所以清晨6时就开工,一直至傍晚6时才下班,做足一周七天。

他也透露,益兴每天睡前必须喝一两瓶啤酒才能入睡,而益兴事发前,也如常相约友人纳凉喝酒,邻居也有见到他在店外纳凉,不料他难逃劫数,遭飞来横祸夺命。

警员无安全意识

现场的警员办事不认真,毫无安全意识。

由于吊机意外倒塌罕见,事发不久就迎来百余名公众围观,导致阻碍救援行动,赶到现场的警员也没有在第一时间驱赶人群。之后人潮越聚越多时,警方才后知后觉将事发现场围起,不给民众进入。

但围起的范围与事发地点只是相差50米,如发生二度坍塌,后果将不堪设想。此外,当警方开始驱赶人群时,现场记者也因安全理由,也被“请”出范围外。

4首都调查组 北上槟城协助调查

槟州职业安全与卫生局主任莫哈末安华指出,他于凌晨1时许接获投报,即派出4名官员前往现场调查,同时有4名来自首都的工业特别调查组北上槟城协助调查。

他说,当局从凌晨2时开始展开调查,为了安全起见,隔壁两间屋子住户都被指示迁离。他表示,当局将调查角度,包括事件起因是否因气候、工地吊机装置出问题。他于周二中午接受媒体询问时,这么指出。他继说,这次事件也比8年前的一宗类似案件严重。

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及玻璃池滑州议员郭庭恺也随同巡视。

警方仍封锁调和路

周二中午,警方仍封锁调和路(鸭加路分界处)往红毛路路段及琼花路。据警方指出,善后工作料在下午5时完成后,交通才可以恢复正常。虽然事件发突然,但记者了解,附近业者也如常营业。

赖水源:睁开眼就被石头压着

赖水源于昨晚7时左右已入睡,岂知睡梦中突然听到很大声音,睁开眼就被石头压着,当时他很害怕,不停呼喊救命及家人名字,仿佛自己处在死亡边缘。他在医院接受访问时,精神奕奕的向记者指出,当时儿子赖尚贤有回应他,想去房里救他,但墙壁已坍塌,无法救援。他也尝试将身边石头移开,但左脚小腿被木板刺穿而被困。较后,消拯员使用锯子将该木板锯掉,才得以脱险。

赖水源的女儿赖爱玲指出,母亲目前身在加护病房,头部受伤、血糖过低,必须洗肾,但情况稳定。至于哥哥赖尚贤只是皮外伤,今早已经出院。他也透露,由于不幸去世的员工梁益兴,在这里没家人,所以他们将会在泰山卫生所帮死者处理后事。

6狗只逃过一劫

楼下的6只狗只逃过一劫。

当义消进入屋内搜查时,发现受困的不只是人,还有1只母狗及5只小狗。虽然楼上坍塌,在楼下的小狗并未受伤,较后义消队将它们救出。

此外,附近的圆宝坛也受意外事件波及,庙祝张家成(64岁)受访时指出,寺庙租借这地方已5年余,当时突然听到一声轰隆响,他即跑出外,才知道对面工地大型吊机倒下,寺庙只是厕所屋顶被击中,可说是不幸中的大幸。

槟副总警长:刑事法典2条文调查

槟州副总警长拿督阿都拉欣说,警方将援引刑事法典338条文,即疏忽导致他人伤害,以及304条文(a),即疏忽导致他人死亡,来调查此案件。

与朋友分享: